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子的籃球/高綠》你和我的幸運物

這是高尾和成的生日賀文。CP為高綠/板車組。因為是真愛組,而且第一次寫,不小心就寫太長,請注意~ 最後一部分接近R18。


走吧高尾

高尾,生日快樂
再吶喊一次,高綠合唱好棒 


《你和我的幸運物》


 

「吶,小真。」

 

「什麼?

 

「如果我一輩子只能擁有一個幸運物,那就是你了。」

 

「什麼,我聽不清楚。笨蛋高尾,不要騎這麼快。行車安全!

 

此時的綠間坐在板車裡,正朝著自己家的方向疾速前進。

 

 



-   半小時前 -

 

 

 

秀德高校,一年級校舍。

 

「你,連這個也不懂嗎。」

 

綠間真太郎,籃球部,一年級。此時正瞪視著眼前套著髮箍、看來有些孩子氣的黑髮男孩。

 

「曖,小真,你可以再講一遍嗎?

 

你連這個也不懂嗎。

 

「不是啦……這一題,剛剛小真說的太抽象了,我聽不懂。」

 

綠間緊盯著他一會兒,然後輕輕嘆了口氣。伸手拿起旁邊的墨水筆,在筆記本上寫起詳細的計算式。

 

高尾和成,同屬秀德高校一年級。兩人在籃球部例行的額外練習後,一起回到了教室。現在正面對面進行著期中考複習; 攤在綠間桌上的習題本,已經被寫得密密麻麻。

 

高尾一支手托著臉頰,一支手握著自動鉛筆。

 

此時注視著的,不是紙頁上的計算式。

 

而是寫出那記算式,裹著繃帶的纖細手指。

 

每一根手指都細心地紮上白色帶子,此時隨著寫字的動作,正前後移動著。

 

只是看著這樣的手,就讓我心跳不已。

 

他不禁看得出神。

 

「喂,高尾,你有在聽嗎?

 

回過神來,發現綠間的左手早已停下,此時正用筆蓋、咚咚地敲著筆記本。

 

「啊,小真。可以請你再講一次嗎?

 

綠間的臉上浮起一根青筋,「我已經講第五遍了。」

 

已經是第五遍了嗎,高尾默默吃了一驚。自己其實只是想看一遍遍地看著綠間的手指; 至於習題,他早就懂了。

 

「呃,那我大概懂了,」他急忙扯開話題,「話說回來,小真今天主動說來教我功課,讓我很意外呢。平常不是都讓我隔天再問嗎?

 

……。」

 

出乎意料的,綠間答不上來,只是用左手扶扶眼鏡,轉頭看向窗外。

 

在那一瞬間,高尾似乎看見了眼前的人、臉上微微泛起紅暈。但那究竟是夕陽餘暉的映照,還是讓高尾近乎瘋狂的臉部充血,他實在有點分不出來。

 

「那個,」沉默了一會兒,綠間終於開口,「要來我家嗎?

 

高尾手上的自動鉛筆落在桌上。

 

「什麼?

 

那益發加深的紅暈,幾乎可以肯定不只是夕陽映照的效果了。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不過是想把習題做個了結而已。我也想回家先洗個澡呃,高尾?

 

毅然決然地扯掉頭上的髮箍,高尾站起身,把桌上的習題本一掃就進了書包: 「我們走吧。」

 

 

 


 

是的,所以今天會晚點回去什麼,不回來也沒關係?喂,!

 

高尾掛上電話,轉頭向綠間的母親道謝。她微笑著,心裡其實很是高興。綠間是第一次帶了朋友回家。

 

你們在樓上好好聊吧。可以住下來的,沒有問題喔。真的不用吃點什麼嗎?

 

「啊,不用了,謝謝。我們在回來的路上買了點心吃。」

 

「那就好。是高尾同學吧?真太郎平常受你照顧了。」

 

高尾心虛地點了點頭,低聲回了句「哪裡。我和他彼此彼此」,然後就踏上樓梯,走上二樓的房間。

 

我怎麼會以為他家沒人呢。

 

我家也不是一直都有人在嗎。

 

打開房門,只見綠間正面對著房間衣櫃、一看見高尾就急急忙忙地把某樣東西藏在身後,想裝成鎮定的樣子,但姿勢又古怪地不自然。

 

「小真,你幹嘛啊?

 

綠間推推眼鏡,「你洗過澡了啊?

 

小真!為什麼劈頭就問這一句啊!

 

……洗過了啊。謝謝你借我用你們家的浴室。還有..衣服。」

      因為沒有帶著換洗衣物,綠間的母親好心地提供小真平常穿的內衣還有
T恤、長褲。但在穿上之前,自己在浴室裡已經興奮了。怎麼樣都無法真正穿上那四角褲。一想到小真平常就是穿著這件,他就無法好好拿著衣服。折騰了半天,好不容易帶著複雜的心情穿上、走出浴室之後,他和家裡打了電話(傍晚因為太過激動而把手機忘在學校)。是妹妹接的,似乎家裡覺得讓他在同學家過夜也完全沒問題。畢竟高尾在家裡也常常提起綠間的名字; 他們家的人,基本上已經對綠間很熟了。

 

房間裡有著綠間的洗髮水香味。是一種清爽而好聞的味道。

 

自己身上的香味,也就是平常聞慣的味道。

 

綠間走到他面前,煞有其事的又扶了扶眼鏡,「你的生日。

 

高尾心裡一震。不是明天嗎?雖然自己不會特別期待小真為他做什麼,但是兩人總會像平常一樣,一整天待在一起。這對高尾來說,就足夠了。

 

綠間開口,「明天,我沒辦法去學校。」

 

「啊……」那急速的失落感,讓高尾幾乎膝蓋發軟。他的身體晃了一下,然後勉強站直,「為什麼?

 

「根據各方占卜,天蠍座明日的剋星是巨蟹座

 

總之那不是重點。主要是我之後有個鋼琴比賽,要留在家裡練習。」

 


    基於一瞬間的激動,高尾用力將綠間往旁邊壓在牆上。壓了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做了錯事
  綠間藏在身後的,是一個六吋左右的小蛋糕。

 

幸好綠間拿得穩穩的,只不過現在是藏不住了。

 

「你做什麼差點掉下去了。」

 

「小真,我不需要你為我想到那個地步。你不明白嗎?

 

「就說了,是鋼琴比賽

 

高尾無奈地笑了一下,小真還是不擅長說謊呢,「你一定要我說明白嗎?

 

不等綠間回答,高尾將臉貼近他,「你明天來學校吧。我希望你來啊,小真。這是我的生日願望。」

 

 



 兩人閉口不語,最後綠間打破了沉默。

 

「是你的願望嗎,高尾?

 

綠間看著眼前激動不已的男孩。雖然表情沒有透露,但綠間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快。他的眼神逐漸柔和下來。

 

「是願望的話,那就沒辦法了,」綠間輕輕把高尾推開,將蛋糕放在房間的小茶几上,「我明天會去學校的。只是,蛋糕不能放。」

 

聽見這話而放心了的高尾,終於能把焦點重新放在蛋糕上。

 

小真竟然為我準備了蛋糕。

 

「小真,不要說那是紅豆口味的?

 

「是本人特製的紅豆年糕口味。」

 

小真竟然親手為我做了蛋糕?

 

高尾用手指戳了戳蛋糕奶油,放到嘴裡嚐了一口。

 

「噁。」

 

「怎麼樣?

 

……。」

 

 

 

 

 

 

吃完了蛋糕的兩人,攤坐在茶几旁。綠間將盛著蛋糕的盤子整理乾淨,並把剩餘的紅豆集中起來,堆在盤子角落。

 

「所以說,小真。我今天可以住下來嗎?」高尾一邊抹著嘴巴旁的奶油,一邊問著。

 

看似心不在焉,其實卻很緊張。

 

「嗯?!你想住下來?

 

似乎想裝做很意外的樣子,高尾又在心裡偷笑著。

 

「雖然說,都沒有在做習題啦,但現在也已經快十點了。可以嗎?小真就睡床,我睡地板沒問題。只要有被子就好。」

 

一陣意料之外的沉默襲來。

 

本來以為綠間會馬上答應的,高尾想著,但沒想到一直聽不到回答。

 

「可以吧?你睡床,我睡地板。」

 

「高尾。」

 

「什麼?

 

綠間站起身,走向床鋪,「我的床沒有很小,」然後他深吸一口氣,「快十二月了,地板很冷。」

 

望著綠間的背影,高尾再也無法壓抑自己心中的激動。

 

他走到綠間身後。似乎有查覺到他走近,但綠間沒有回頭。高尾將他壓倒在床上。

 

 

 ...

 

高尾將綠間的身體翻向自己; 綠間沒有抵抗,只是紅著臉,稍微皺著眉頭將眼神移開。那漂亮的睫毛低垂著,他忍不住伸手撫摸綠間的臉龐、並摘下那眼鏡

 

感受到手心的溫度和貼近的氣息,綠間感覺自己的心臟鼓動極為劇烈。腦中的意識即將瓦解,他刻意移開的眼神、也無法再堅持住。在視線接觸到那雙黑色眼瞳之時...

 自己的唇、也被對方緊緊地封住了。

一股熱流湧上他的身體,下腹部感受到些微的沉悶。這是什麼感覺?一邊困惑著,卻又為這樣的感受目眩神迷。高尾先是激動地吻著他,將口中的氣息緩緩傳送而來 有紅豆的味道 -然後稍微收歛、輕輕含著他的下嘴唇,用舌尖輕舔著。這樣的轉變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的焦急

 

想要更多。

 

他伸出手,緩緩抱住高尾的背。這個動作也是在無意中完成的,但高尾在那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自己的唇不再被輕舔、取而代之的,是柔軟濕潤的舌頭探入口中 

 

綠間忍不住回應了那狂烈而熱情的吻。

 

感受到回應,高尾心裡一陣激動…這無疑是最後一擊。

 

他將嘴唇移開,喘了口氣,低聲呼喚:「小真!」然後再度吻上他。這次綠間的回應毫不猶豫,完全放任了自己的情感。終於破解了他的心防,高尾想著; 雙手也在不自覺間,探入了對方的上衣裡頭 

 

綠間的身體不禁顫抖起來。

 

高尾抬起頭,兩人急促的呼吸吹暖了彼此的臉。「小真…你還好嗎?

 

「嗯……

 

此時,高尾才看清楚綠間現在的表情: 雙頰呈現漂亮的深粉紅色、嘴唇微張。睫毛微微地不停顫動著、眼神迷亂但的確是在看著他。

 

「啊,小真…」

 

他已經無法抑制自己的衝動。他先將自己的衣服脫掉,然後拉開綠間的睡衣。看見那無防備的身體,高尾先是激動地喘不過氣,然後輕輕吻了那白皙的胸膛。因為怎麼也忍不住了,他低聲在綠間的耳邊呢喃:「抱歉,小真我想要你。」

 

綠間只是喘息著,但他的身體已經呈現淡淡的粉紅色。

 

高尾用一支手扶起綠間的腰

 

「啊,等等一下!

 

「什麼?

 

高尾幾乎已經停不住了,他喘著氣,硬生生地稍微將身體拉回來一點。

 

「高尾,你你是第一次嗎?

 

「什麼?

 

其實現在頭腦混亂的什麼也無法想了。

 

「我說,我,」綠間微微撇開頭,一張臉更加羞紅,「嘖為什麼要我。好吧,我是第一次

 

高尾一瞬間愣住了。是啊,這樣說來,兩個人都是第一次。應該說,面對真實的綠間,這還是第一次。

 

眼前的人會感受到的,不只是快感而已。還有痛楚。

 

自己為什麼會忘記這一點呢?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慢慢將身體放鬆。兩人維持著尷尬的姿勢,整整十秒。

 

然後他躺回綠間的身邊。

 

綠間心裡一陣訝異,但是體內高漲的情慾卻沒有因此而減退。他轉頭看著高尾...默默握住他的右手。

 

高尾感覺到的是纏著繃帶的手指。

 

彷彿知曉了綠間的心意,他開口呢喃

 

「我果然不能現在對小真做。」

 

自己的手微微被用力握緊了一些。是在抱怨嗎,小真。高尾笑了笑。

 

「那是更需要時間的……等我們兩個都準備好之後再說吧。而且,我也不想讓你以後都不想跟我做。」

 

其實綠間的心裡不太明白。為什麼需要時間?剛剛不是已經快要突破了嗎?雖然自己對男孩之間的親密接觸沒有概念,但也許是和男女之間差不多。總之,就是一個子一個洞吧?

 

但是高尾這樣說了,應該就是有道理吧。在這方面他似乎懂得比自己多。而且「想要繼續」這句話,怎麼樣也說不出口。那麼,就順其自然吧。

 

這樣一想,綠間的身體也逐漸放鬆下來。

 

放鬆下來,理性也就回來了。然後心中的疑問再度浮現: 高尾是第一次嗎?

 

感覺起來不像。這讓綠間莫名地感到一陣痛苦與嫉妒。

 

察覺到手中傳遞而來的僵硬感,高尾微微轉頭,看了看綠間。那表情幾乎讓他又笑了出來: 眉毛微蹙,嘴唇緊閉,眼神裡全是不滿的滋味。

 

「吶,小真。」

 

……什麼事。」

 

「你  是我的第一次。現在是,以後也是。第一次和最後一次,都會是你。」

 

他轉過身,一支手撐起頭,另一支手還是握著綠間的左手。望著眼前心愛的人,他輕聲低語:「小真...是我永遠的王牌。」

 

綠間再度感到全身發熱僵硬。望著眼前的雙眸,他不禁開口:「永遠的王牌嗎。那麼你就是

 

忽然他回過神來。轉身將頭埋進枕頭,但沒有鬆開手。

 

「什麼…?

 

臉埋在枕頭裡,綠間在心裡低喃:……那麼,你就是我永遠的幸運物了。」

 

 

 

兩人將手收緊。一切不必說明,都已了然於心。








(《你和我的幸運物》Fin.)




這篇修改了蠻多次。最後的部分,初稿是寫得很露骨的,前戲的種種我都寫了。但我越看越覺得,這種場景還是放在心裡好了。所以就改得比較收斂一點,只在KISS的部分保留細節。但果然還是蠻露骨的w

 

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文,其實我一開始心裡沒什麼梗。這組CP一直都是從日常互動中感受到愛啊對這組的感覺,就像是這篇裡寫的啦。為彼此著想高尾一直都很了解綠間的言下之意、各種行為的含意。同時也比較直接地表達自己對綠間的喜歡。至於綠間,也是默默地為高尾看著占卜,注意著高尾周遭的一切。心裡喜歡著他,但卻又不是很明瞭這樣的感覺。所以最後、在有意無意之中,說出了看著床說的那些話。

 

於是兩人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本來還想寫綠間媽媽打開房間門關心的場景XD發現兒子和同學有裸睡的習慣XDD 這樣大概很刺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linichien.blog.fc2.com/tb.php/67-a4572502

Comment

夏米 | URL | 2012.11.21 09:53
//////////剛剛在看的時後一直竊笑,超想跟綠間媽媽說:「妳兒子帶了大野狼回家啊啊啊啊啊!!!!」不過小真...似乎早久想到很多事情了(掩面)

對了~再次吶喊高尾的鷹之眼不要這樣用(無關)綠間在假裝什麼的樣子都會一下被看穿超級可愛的////&...這一組的吻是紅豆口味好黏膩喔(被打)

總之總之是很幸福的一篇文///(妳的R-18到底藏了多少啦XD)
Lichi | URL | 2012.11.21 11:35 | Edit
"我怎麼會以為他家沒人呢。"←高尾OS也太可愛ww
紅豆年糕口味的蛋糕...到底是年糕還是蛋糕呀XD

不論是雙親對對方的熟悉度、借睡衣、為了他(喔鋼琴XD)不去學校、為他準備蛋糕、邀請他同睡一張床的方式...
都感覺到滿滿的愛啊!

最後那段我在看的時候就在想...有鎖門嗎XD?
看了後記果然是沒有啊(爆)

這對雖然已經是很穩定的感覺,但是能從日常的小互動中發現他們的感情,還是讓人覺得很甜~~///

高尾君生日快樂!!
Lini | URL | 2012.11.22 08:20 | Edit
綠間媽媽對不起!!!!! 為何道歉
我覺得好像做了對不起她的事(?
其實還可以更對不起的 (閉嘴

兩人紅豆味道的吻我也覺得很棒很黏膩/////覺得很有小真風格XD
是無可取代的味道,以後想到紅豆,吃到紅豆,就會想到他們的KISS////



嗯,轉折一下...老實說這一篇我寫得不是很滿意,很多細節描寫不夠,小真和高尾的外型和內心,我還有很多想說的..
因為是生日文,想在當天早上發佈
但又想把所有想提的情節都寫到,結果時間就不夠
最後我自己重複看了幾次 真是…(扶額
沒有高潮啦(大哭)
紅豆蛋糕那裡也寫得很草率Orz我明明想多寫一點的
綠間做蛋糕的前因後果和心情等等…
總之有點慚愧,因為是最最最喜歡的一組,卻沒有寫到完美就發佈了…
(後面的附記也寫得很趕)

非常不甘心,我一定會把後續寫到完美,重新發佈or寫後續
就算已經不是生日了…。
該有的部分都會出現,包含想寫的、寫過的R18部分。畢竟是這篇文的一部分
克意刪掉 現在看覺得有點不協調。

...即使是這樣不完整,還是讓妳感覺到幸福,我很開心~ 其實我也是邊寫邊覺得很幸福(雖然後來有點寫不完XD) 我想是因為這樣,所以讓幸福的氣氛也傳染給閱讀的人了w
如果有做到這點,那寫文就值得了
Lini | URL | 2012.11.22 08:26 | Edit
關於綠間家…我覺得比起家裡沒人
那種有家人同處一屋簷下、兩人在房間失控但隨時可能有人闖入的氣氛
不覺得更讓人興奮嗎/// 而且還忘記鎖門

紅豆年糕蛋糕,是某種mix的產物XD 就如上面回夏米的部分
我真的好想多寫一點啊!!
因為綠間不是會隨隨便便就做蛋糕的人
比起做蛋糕
更像是會拿蛋糕砸高尾的人 當高尾不規矩的時候
所以這裡、有種種前因後果的
之後寫續篇之類的,就來好好寫下兩人當時的心情。

而且妳都發現了//////我放在這裡面、綠間對高尾沒有明確表達但是滿心的愛
這樣的愛,可能連綠間自己都不太清楚 究竟有多深
但是因為的確存在在心裡
所以行為和言語上 無意間就表現出來了

而且一旦表現出來,高尾就會深深地被感動/////////
然後會撲倒 因為是可愛的衝動青少年嘛

啊越寫越喜歡他們了
真希望我會畫圖
有時候邊寫文,真的很想畫畫插圖之類的w

最後、很開心Lichi可以感受到我這篇想表達的感覺///
妳來看我真的很高興啊/////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關於作者:雜食。
有空寫寫心得,不定期更新。 女性向注意。

リニ

Author:リニ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CBOX
Precious Friends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visits
Free counters!
online
Plurk
月份存檔
QR code
QR
RSS Feeds
(*・ω・*)

堺市の税理士事務所
Perorine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