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ans

- 南極座 -
MENU

《夏雪密會》動畫心得: 第三集

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對於手的印象。

托起你的身體

骨感的手。

插著花的手。

撫摸著心愛的人的手。



仙人掌的花也像是有個寓意似的,想要碰觸卻碰觸不到,因為總佈滿了防禦性的針刺。就像葉月對六花的愛。


its him
當有著愛情作為支撐的時候,什麼現實上的阻礙都可以視而不見。就算知道命不久矣,就算分離的時刻指日可數,那都是未來的事 – 現在,當下,我只想分分秒秒和你在一起。以後的事情,就以後再說吧。

在兩人的回憶中,背著酒醉的六花回到家的篤。

要是我的話,也絕對會陷進去的吧。體貼的背著自己回家,把抱著馬桶吐的自己整理好放回床上,為了怕感冒,還用被子裹得緊緊。然後倒在玄關就睡著了。

更何況六花本來就對篤有好感。篤又長得不是普通的俊美。


其實抱著馬桶吐這種事情,要是發生在現實世界我絕對絕對不會想讓自己喜歡的人看見的。之前有個室友在半夜回到家,在門外鑰匙鑽半天都對不準鑰匙孔,我勉強著爬起來去幫她開門…滿身酒氣的她招呼都沒打,直接衝進廁所嘔吐。那個聲音真的讓我也想吐了。何況是看著吐。

(隔天她什麼都記不得了。)

我覺得那是對自己不太負責任的行為。雖然有時候真的不小心就越界了,但應該在有噁心感的時候就停住。而不是跟著別人狂喝。


回到這一集。

篤拼命搗亂的情景。真的讓人笑翻XDDD
make fun of him

而且我常常很驚訝,在篤一天到晚在旁邊大聲嚷嚷的情況下,葉月究竟是怎麼能專心和六花進行對話的。在這種情況下還是緊追的六花不放,葉月有你的啊!

在上次的感冒事件後,篤終於發覺葉月對六花是真心的。對於這個與當初自己異常相似的人,他產生了強烈對抗意識。

「我和你,如果以同樣條件站在她面前的話,她一定會選擇我的!」
well pick me


「還在那裡不死心。」

「絕對!絕對的!」

「你要怎麼出現在她面前?」

「呃……」



葉月丟出的,是殘酷卻也現實的一句話。完全戳中了篤的痛點。

老實說,我覺得篤是對的。假如篤身體沒有問題,以同樣條件出現在六花面前,六花絕對會選擇篤的。但問題是這是假想,不是現實。現實中,篤已經死去,葉月帶著新的愛情來到六花面前。在這種時候提出這種假想,是篤安慰自己的一種方式。然而卻不能當作防禦的武器。

他能做出言語上的對抗(而且嚴格來講只有葉月聽的到),但實質上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看著葉月在六花的心裡,份量越來越重。應該痛苦呢,還是高興呢?

「讓給我吧,別耍性子了。」


心裡雖然知道,讓六花幸福的唯一方式,就是放手。但看見六花在臥室裡與別的男人親熱,篤卻怎麼也忍耐不住。(怎麼可能忍耐得住啊啊啊啊啊)

no.png


「這是,我和六花的臥室!!!!」


原本應該碰觸不到任何東西的篤,因為強烈的情緒反應,竟然顛覆了這個原則。他抱著頭,不願看下去。


「請離開吧。不然……我覺得……有一天,我真的會把你殺死。」


篤之前都是帶著有點惡作劇的心態面對葉月。但這次的話一點戲謔的味道也沒有。他是認真的。心中熊熊燃燒的怒火,已溢於言表。


不要碰觸我的六花!

她只能看著我!



再怎麼樣在內心嘶喊著,痛苦著,但碰觸不到卻是事實。這樣的我,能帶給她什麼呢? 雖然知道什麼也無法給她,但也無法放手!


這樣的篤讓我好想哭。

……




六花回到樓下,葉月和篤在房裡獨處。

「你想成佛吧?」

「那麼,就一次,把你的身體借我吧!我會還你的。」

「誰知道呢?」


我在當下想著,既然讓篤離開的唯一方式就是讓他成佛,那葉月應該毫不考慮的會答應吧。(其實心裡也很想看篤和六花重逢的場景。)

但果然我頭腦太簡單。要是葉月像我一樣笨,肯定早就回不來了。

葉月心裡面可是清楚得很。篤對六花的愛已經表露無遺了,而六花對篤也始終深深眷戀著。這樣的兩人一旦相見,難道能夠再度分開嗎?


最後拿出百花樂園的門票。不是單純的約會,而是一個賭注。

到了充滿回憶的地方,她的注意力是會放在已經逝去的美好時光,還是與葉月相處的現在?

她會選擇新戀情,還是過去的摯愛? 是會成為一株新盆栽,還是被風乾燥了的花?




戀愛,總是要冒險踏出下一步的,否則只會逐漸乾涸下去。






(本來想兩集寫一篇的,但有時候不知不覺加長了,就會分開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inichien.blog.fc2.com/tb.php/23-4949953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