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SYCHO-PASS 2》心得#7-9: 全能者的悖論

DVD第二卷封面
警花超正
警 花 不 能 再 更 正  fb1475de65c6c5968a5455321d1ef404_w48_h48_20141207014159d40.jpeg 

宜野真的是要萌煞一堆人... 最近一點開官網都離不開首頁(宜野太可愛#

一定要買下來收藏。二季畫得這麼還原的宜野真的很難得啊w

昨天看完第九集,終於對故事的全貌有點概念。最近幾集稍微抓回了PSYCHO-PASS該有的氣氛,那種根基於真實理論的角色行動模式,以及似是而非的正反派主張。探討各事件背後意義的橋段變多了,番茄醬變少了。這真是讓人為之振奮的發展。



劇情方面有所改善,但角色立體性…第一季延續下來的角色還是沒什麼深度呢。宜野鐵鐵的當著助手。小朱鐵鐵的作為推理擔當。彌生和志恩也就是做著分內的事 – 對於這些一季角色,我感覺不到他們發自內心的熱情所在。所以二季對我來說,始終少了點什麼味道在那裏,無法說服我他就是PSYCHO-PASS。

不過二季的新角色,比如說東金朔夜和雛河翔,就很有自己的風格。
雛河2
小世界雛河
我想雛河大概是二季新角色裡最討我喜歡的吧。那種躲在自己小世界裡往外窺探的感覺,非常可愛。
姐弟1
姐弟2
姐弟3
姐弟4
和小朱很自然的姐弟對話到底是怎樣啦wwwwww

拉回劇情。到第九集為止、已經把很多線索拉攏了。看完之後,有種「果然是這樣啊」的感覺。就像在餐廳吃到味道怪怪的菜,腦子裡浮現可能加在裡面的食材; 之後廚師走出來跟你說他加了什麼什麼,然後你恍然大悟 –– 雖然出乎意料,但不是驚喜; 雖然有些食材沒猜中,但知道了也沒有特別高興。我現在大概就是這種狀態。

同樣的比喻用在第一季身上,就是完全不一樣的情況了。基本上是讓人嚐了一口就驚艷的菜。並不會特別想追究食材(謎底),因為已經滿足於品嘗本身。每一口都是種享受,每吃一次都會發現更多的味道層次 – 第一季無論看多少次都不膩。這一點我在第二季是做不到,至少到目前為止。味道怪的菜一次就夠了。

故事進行到第九集,可以明確感受到腳本的複雜度與深度 – 這和看完前六集的感覺大不相同;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是高興的。悲劇主角、空難生還者的背景終於浮現。身邊的同學都死了,唯獨自己活著。這樣的設定讓人本能的同情他,覺得他做的事情有了理由。一瞬間這樣的反派有了感情色彩和行動邏輯,於是劇情變得順暢,故事也變得好看了。

不過在那之外的設定,在我看來複雜度已經超過25分鐘能理解的範疇了。太多觀念、理論、故事、新名詞交雜牽扯在一起,跳躍式的呈現給觀眾; 要想通其中的利害關係和邏輯、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那些陌生的名詞 - 經濟省特許局 - 地獄的季節 – Panopticon.. 訊息從四面八方簇擁而上,實在讓人難以消化。雖然可能只有我這樣覺得,但在自己的blog我也就只能說說自己的感覺了。


以下從鹿矛团(簡稱鹿矛)還有西比拉的角度,分別來看一下這幾集的故事。


首先是鹿矛团
鹿矛
小學時代的修學旅行發生空難,在所有參與的學生中是唯一的存活者。
墜機
存活者
鹿矛的很多朋友應該都在那時候喪生了。也就是說,他的正常人生以修學旅行為界線,在那之後畫下了句點。鹿矛在當時只有八歲?還是幾歲我忘了。總之是不太懂事的年紀。也許受了重傷,但重點是 -還活著。

東金集團底下的醫院主動參與救治鹿矛。主導者是東金美沙子。她的動機是關鍵。
東金媽媽

正常來講,動機應該只是把鹿矛的命搶救回來。如果是這樣,就沒有必要連腦子都動手術,加入另外六個人的腦子。
大腦合併1
大腦合併2

因此東金媽媽的動機並不單純 – 她是想把鹿矛當成實驗體,試試看移植入多重器官會發生什麼事。
鹿矛小時候2
我的問題就在這裡出現了。東金媽媽到底知不知道「移入多重器官」會讓鹿矛變成透明人?如果不知道,那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只是想做個實驗,看看結果會怎樣嗎?我認為不是這樣。不過動畫目前也沒有多加說明。

不管怎樣,鹿矛在康復的過程中,漸漸在系統眼中消失了。
鹿矛小時候
系統是怎麼看待消失的這個人口?這也是個問題。還記得在第一季裡面,御堂第一次殺掉的人、從家中消失(屍體被馬桶沖掉)。系統偵測馬桶不通卻無人通報,就讓公安來檢查了。可見西比拉是不會漏掉任何一個細節。現在鹿矛從系統中消失了,西比拉照理說不會沒察覺。而且鹿矛也沒換名字; 所以在其他犯人供出鹿矛名字的時候,小朱他們卻在系統找不到這個人,也是蠻奇怪的。

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系統故意屏蔽掉鹿矛這個人。西比拉知道有這個人存在,但刻意不讓西比拉以外的人察覺。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這就跟小朱在第九集提到的「全能者悖論」有關了。這個稍後再來談。

鹿矛在成長之中,漸漸發現自己變成了透明人。他應該有過恐懼,困惑,也嚐到了被社會排斥的感受。自己被系統否定存在,這是令人難以接受的。
排擠1
排擠2
排擠3
唯一的轉機,就是經濟省曾經發布過的新統治系統。
經濟省
panopticon.png
如果是在那個系統之下,鹿矛就可以重見天日,擺脫被西比拉否定存在的命運。無奈經濟省最終仍屈服於西比拉腳下,鹿矛也失去了這個希望。

在兩個系統競爭的同時,曾有交通管制混亂的時期,被稱為地獄的季節。
地域季節
地域季節2
交通事故大增,受害者不計其數。鹿矛雖然不是直接被這些交通事故影響,但經濟省的失敗卻對他有著重大的負面影響(自己終究還是透明的)。因此鹿矛會把地獄季節交通事故的受害者、當成自己的同夥,也是情有可原。

故事說到這裡,鹿矛從第二季開播以來的行動,動機就很明顯了。為什麼要報復西比拉?因為西比拉否定了自己的存在,導致他悲慘的人生(被社會排斥)。為什麼要制裁西比拉?因為西比拉是錯誤的; 鹿矛自己沒有顏色,無法被制裁,證明西比拉不夠格當全能的制裁者; 而且市民被色相所束縛,無法忠實活出真正的自己(這一點跟槙島的理念很像)。重點是,鹿矛發現自己幾乎和系統站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西比拉制裁不了他,但他可以制裁西比拉。所以他覺得自己應該這樣做,因為他是唯一能這樣做的人。
免罪體質
總覺得某種程度上,鹿矛也把自己當成一個全能者了。也因為有這種潛在的想法,他才會自稱為救世主吧。

不過鹿矛也知道自己是不同人的器官拼湊而成的,所以也許他感覺自己並不是自己,而是某種「命運的產物」,被賦予神聖的使命。我是這樣感覺的。

所以鹿矛還在繼續行動。他最終會怎麼制裁西比拉?
制裁1
制裁2
制裁意味著讓西比拉無法再運作。
裁決2
顛覆依竊
所以和槙島那時候的目的也是挺相像的,即使動機不盡相同。

和志同道合的一夥人上了地鐵。
地鐵
地鐵2
到底要做什麼事情,也只有等到下集揭曉。


至於鹿矛眼中的小朱 - 小朱堅持要把鹿矛歸案,所以對鹿矛的計劃來說,小朱是個麻煩的存在。解決這麻煩的手段,就是把小朱染黑,然後讓她被系統先行吸收。

不過把小朱染黑並不是鹿矛的本意,而是桑島/東金的主意。
桑
老同學
鹿矛本身是希望小朱到裁決所見證西比拉的下場。
希望珠到場
而桑島... 先講一下他的背景。桑島在當年的修學旅行之前即時轉學,所以逃過了空難。
桑2
他也對西比拉有著憎恨,想要助鹿矛一臂之力。
桑3
他看見小朱無時不刻在阻撓著鹿矛的行動,所以打算幫鹿矛將小朱除去。於是擅自綁架了小朱的奶奶,擅自割掉了人家的耳朵。

鹿矛表示桑島的理念還是於他不合。這件事可能就是證明之一。

東金也拜託過霜月去調查小朱奶奶的所在地,並且明白的說了想要常守葵的命。
東金好黑1
東金好黑2
最後也在某部車的後行李箱攻擊常守葵。
奶奶2
奶奶3
由此可知,東金和桑島是一夥的。而鹿矛應該和東金是對立的存在,不會有所牽連。

經過這件事,小朱的色相會有什麼變化呢?
ear1.png
ear2.png
ear3.png
ear4.png
ear5.png
ear6.png
宜野立馬就去攔住了小朱。優秀的媽媽擔當#

講到這裡,我想提一下之前小朱看望奶奶的橋段。
葵
對小朱而言最重要的人就是奶奶。不過小朱看望奶奶,從開始講話到結束只過了不到五十秒啊||| 椅子都還沒坐熱…小朱就準備要走了。奶奶的話還沒說完吧 不多聊一下沒關係嗎?

這邊帶過太快了 感覺是為了讓奶奶說"生命重量很重要"的那句話 而放進來的橋段。總覺得可以把節奏再放緩一些呢。


--

總之 從鹿矛的角度探討了一遍劇情。同樣的故事,如果從西比拉的角度來看,又有完全不一樣的解釋。我想鹿矛並沒有站在西比拉的角度想過 。


關於西比拉

剛剛提到西比拉可能是故意屏蔽掉鹿矛這個人。為什麼呢?為了印證「自己是全能者」。理論基礎就是小朱提到的「全能者的悖論」。
全能1
雖然翻成悖論,不過原本的字是paradox。這個字翻成中文有點困難,但他要表達的意思就是一種無解的概念、自相矛盾的理論。小朱在這邊講的例子,是全能者的paradox。

全能者既然是全能者,就可以造出任何東西,做到任何事。現在全能者接到一個任務: 請造出一塊沒有任何人能舉起的石頭。如果他真的造出了無人能抬起的石頭,那意思就是全能者本身也無法抬起。這就證明了他並不是全能。但如果他不造出這樣的石頭,那也證明了他不是全能,因為他造不出這樣的石頭。

所以全能者不管做什麼,都會導致「他不是全能」的結論。也就是說,全能者並不存在。

要推翻這個結論,只有一個辦法: 就是全能者先造出無人能抬起的石頭,之後再將重量減輕,並抬起他。雖然我有點不懂這個辦法的邏輯(誰懂快來跟我解釋),但總之這是個辦法。

好了,現在換到西比拉的角度。西比拉必須要證明自己不管對象是誰都可以審判。用上面的比喻,就是要證明自己是全能者。如果要這麼作,那只有採取上面提到的辦法 – 先造出一顆無人能抬起的石頭,將其減輕,再抬起。
方法一個
全能2
全能3
全能4
對西比拉來講,就是先創造出一個無人能審判的市民,之後再將他改造,使其能讓自己審判。我想應該是這樣。

所以鹿矛就是這個「無人能審判的市民」。他也是由西比拉所創造的; 因為東金的媽媽是西比拉的一員,而由西比拉主導的手術所創造出的透明人,就是鹿矛。

鹿矛在系統眼中是透明的。小朱在第九集又提起了WC的意義。鹿矛的顏色是什麼?西比拉的顏色是什麼?如果兩者的顏色一致,又意味著什麼?
本質相同
我想這意味著鹿矛就是無法被審判的那個人。也就是說,因為他的存在,而造成「西比拉不是全能」的結論。免罪體質者至少還能「被系統判別為無罪」。但對於鹿矛,系統毫無辦法。這對於相信系統為全能的市民來講,無疑是個不能被接受的答案。對小朱來說亦然。這樣的結論是可能將她的色相染黑的。

雜賀算是引導小朱有了這樣的結論。
雜賀1
雜賀2
所以雜賀自己也說了,他期待著朱的答案,這不就和期待著小朱被染黑是一樣的嗎。

總之,系統創造出透明的鹿矛,下一步就是要把透明的鹿矛再度變成不透明,然後將其審判,以證明自己的全能。根據小朱和雜賀的理論,應該會這樣發展下去。

到底要怎麼把鹿矛變成不透明?這又是另一個未解的謎。老實說我想不到有什麼辦法。故事會怎麼結束呢?

--



再來是東金。系統為個毛線要創造出AA體質者東金呢?
AA5.png
AA體質- 即免罪體質者- 是西比拉的構成。為了證明西比拉系統是全能的,那西比拉也必須可以創造出AA體質者。於是有了東金。
AA2.png
AA1.png
AA3.png
AA4.png
但我無法理解的是,到底系統是怎麼創造出AA體質的。動畫已經很明確的說了,東金朔夜是「人工AA體質的第一個成功案例」。
東金小時候2
東金小時候3
東金小時候4
東金小時候5
在我看來,這於情於理都是不可能的。這就跟創造者自己製做出創造者一樣,非常奇怪。動畫在這裡也沒有特別解釋。像魚刺一樣的卡在我喉嚨,真是很討厭。會不會解釋呢,這裡。

然後西比拉又讓東金去染黑小朱。
染黑小朱
確實,小朱在第一季結尾曾經向西比拉當面挑釁過。從這個情節看來,西比拉也有把小朱抹消的動機,但我看不到必要性。所以更不能理解為何系統要特地把小朱染黑。小朱對於系統的直接威脅在哪裡呢?

而且、雖然和東金合作過的監視官、幾乎都被染黑到犯罪係數超過三百的地步,但劇情走到現在,我還是沒能看出東金到底是怎麼把人給染黑的。

故事一直想把他設定得很黑,但我越是知道這個前提,就越看不出來他哪裡黑。好像不管做什麼都不夠黑似的。尤其旁邊又有個雜賀教授做對比...
講師染黑
講師2
雜賀實際上並不是大範圍的把人染黑; 只有部分心裡脆弱的人士才會受到影響。所以這一點被二季拿來大做文章其實有點不妥。這點姑且先不管,就假設雜賀真的有能力將人染黑好了,他染黑的手段也非常明確,也就是透過理念傳達。這很有說服力。但東金的手段是什麼?不曉得。是讓監視官一直看見他犯罪嗎,殺小貓小狗之類的。怎麼想都很沒道理。和一季又出現了深度落差。

這邊又牽扯出另一個矛盾點。在PP的世界裡面,所謂的白就是無限接近系統的理想標準,而所謂的黑,就是和西比拉相剋的吧。東金如果是接近純黑,那也意謂著他和系統是直接互剋的的存在。

但第九集裡面,又說東金是人工創造出的免罪體質者。那他到底是純黑還是接近純白?已經變得亂七八糟了啊,這邊的邏輯。


--




對劇情的想法大致就是這些。整理一下問題:

東金美沙子(西比拉眾腦之一) 知不知道「移入多重器官」會讓鹿矛變成透明人?我想是知道的,但西比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是這樣,那系統是否也預知了鹿矛未來的一切行動?

還有,鹿矛會怎麼制裁西比拉(讓西比拉停止運作)?事實上在第九集,鹿矛已經把社會很多的大人物處決了(依靠鹿矛器官移植手術的偷渡者們)。這應該已經有點動搖了社會的運作。關鍵字是「裁決所」。下集應該就會揭曉,畢竟鹿矛也打算決一勝負了。
決一勝負
按照小朱和雜賀的全能者悖論,系統創造出透明的鹿矛,下一步就是要把透明的鹿矛再度變成不透明,然後將其審判,以證明自己的全能。但到底要怎麼把鹿矛變成不透明?之後的劇情會有嗎?

另外,系統到底是怎麼創造出AA體質的東金?畢竟創造者無法創造出自己。而且東金可是曾創下犯罪係數最高紀錄的人,也就是接近純黑。但這集又說他是免罪體質者(純白)。該不會是小時候是免罪體質,長大之後就失控了? 這邊我也等著後面來解釋一下…


--

補補其他想說的:

西比拉小人長得有點可愛www
小腦腦

&這次出差到上海,看到熟悉的字眼
百腦匯
一秒想到西比拉# 這家樓上的海底撈很好吃。

然後是霜月。
霜月
霜月2
我發現我在探討主線劇情的時候,完全沒講到霜月 因為她真的完全沒跟主線沾上關係啊,目前。霜月知道了系統和東金的真面目,卻反應的過於「理想」。
霜月3
八集結尾和九集開頭的反應也差太多。頭髮也綁好了呢。從這表情看來,她可能只是裝作配合西比拉。

不過如果是裝的,那霜月的色相應該也不保了吧。所以我也有點好奇她現在的色相。不管怎麼說,霜月對PP二期的影響力,可能會到最後面幾集才顯現出來。就先等著吧。


再來是宜野。最近覺得野島的聲音越來越可愛(倒) 推特圖每次看都忍不住會心一笑。
野島D
野島D是真正的融入了這個角色呢,會這樣感覺。

還特地去台場吃了宜野的生日套餐www老爹和宜野的杯墊好棒。
野島1

一邊吃一邊用宜野的聲音說話… 好想看那樣的場景啊(躺) 宜野在二季真是完完全全的配角w 大概腳本光是要把那龐大的故事和理論說完就耗盡所有時間了吧。

少女顏還是不時的出現w
宜野美少女
宜野好可愛1
宜野美少女2
超可愛的。宜野真的好正。

這期間也得知了劇場版宜野那驚人的髮型變化...


1S6vUDrYspJB9fIU87MRw1.jpg


我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並不覺得那是宜野。認真相信他們放錯圖了。但回去看預告截圖,竟然發現那就是宜野… 當下真是非常難以接受。看我的噗浪該該就知道。

但隨著時間過去,也漸漸冷靜下來了。宜野還是宜野,他的萌還是萌。只要宜野還在劇場版,我就覺得滿足。野島桑也說了和小關有不少互動,這邊讓我挺期待。而且宜野的臉… 不管髮型是什麼,還是一樣的細緻漂亮,讓人看得心癢癢 – 雖然覺得不可能,但也許每個髮型看久了都會習慣吧…


拜託請讓我習慣吧…。


最後放幾張喜歡的原畫。宜野注目。雖然在二期裡是配角不過其美貌還是讓他超搶眼。
B4Fb9S3CAAAx71y.jpg 
B4FcHPMCAAE7Lto.jpg
B4FcdgoCYAAJw2G.jpg  B4FcqBxCQAAd7ic.jpg  
野島D (//艸//)
點菸
這張的狡嚙眼神也很可愛。像狗狗一樣。

第七集前半出現了狡嚙的場景,和東金相互投影的部分。這邊挺微妙的-在小朱腦海裡講話的狡嚙,究竟是小朱想像的,還是真正的東金在旁邊說話呢?

不管是哪個,我想強調的是- 東金在第二季扮演的角色已經夠複雜了,我不太懂為什麼還要刻意把他的各種設定、弄得跟狡嚙這麼重疊。如果只是為了混淆小朱,那我覺得還蠻牽強的 – 畢竟東金和狡嚙相像的地方,主要是外表,抽菸習慣還有推理方式。但內心部分可是一點都不像。以小朱這麼有深度的女孩子來講,我不認為只有外表和習慣相像的人,會這麼讓她動搖。

總之,PSYCHO-PASS二期在我眼裡還是有好多好多的bug。一直拿出來念真是有點嘮叨,不過這就是心得嘛(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linichien.blog.fc2.com/tb.php/167-d3107a70

Comment

阿翔 | URL | 2014.12.11 22:51
自己看過之後再回來看一次Lini寫的,發現我們滿多地方的感覺不一樣呢XDD(針對劇情)
只好等之後劇情解釋了...到底會不會解釋呢 哈哈.....v-35

對於「西比拉讓東金去染黑小朱的必要性」,我自己的理解是...
東金媽寶為了捍衛媽媽的名譽所以自告奮勇去染黑小朱~
而東金媽/西比拉也很好奇小朱到底會不會被染黑所以默許.....

我果然還是想把東金媽跟西比拉分開來看(艸)
我覺得熊谷好像為了寫東金母子狼狽為奸而把西比拉原本的設定給拋腦後了
一期的西比拉為了維持自己的全能是會向小朱妥協的(支配者固定模式)
在一期不管西比拉幹了什麼壞事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他們的目的就是維持系統「全能」的形象
這一點雖然也在209被提出,但整個二期我們看到的卻是
明知鹿毛存在卻堅持對小朱裝傻說不知道,
明明能掌握鹿毛行蹤(不論是透過酒酒井的支配者還是東金與桒島的聯繫)
卻沒有盡快去把他處理或吸收掉,
先前鹿毛搞出來的一堆大事件,也沒有交代後來社會大眾怎麼了,
雞餓遊戲的時候公安局的無人機失控然後呢?沒下文...
不知道現在的社會大眾到底是如何重建對西比拉/公安局的信心
二期完全沒有靠實際劇情去體現西比拉竭力維持全能形象

所以對我來說二期的這個與其說是西比拉,不如說是東金美沙子個人
也因此二期感覺就變得不像PP(因為看不到「西比拉」該有的元素)
而像是三立臺灣台之類頻道播出的鄉土劇
不是說不好看,只是真的就...跟一期很不一樣。
還有Lini果然也跟我感覺一樣,熊谷在描寫新人物方面深度就還可以
例如鹿毛的深度有出來,媽寶金跟雛河也各有特色
但在寫一期原有的人物方面真的就...不夠好
所以當初有人猜二期會是同樣時空背景但主角換一群人時雖然我也很緊張
但現在我真的寧可二期是這樣的走向...

話題回到東金,雖然一開始被認為是成功的案例
但大概之後還是失敗了吧,畢竟還是黑了

然後霜月的重要性....我覺得大概會是最後
例如東金想直接對小朱下手的時候被霜月用支配者執行了之類
因為現在已經看出霜月的良心在動搖(大概)
她如果到最後都不出手,真的就是個冗角了...不只被寫壞還變成冗角,多可憐XD

最後,
因為篇幅不夠的關係所以熊谷好像已經放棄寫東金跟狡嚙相像這點了呢v-14(爆)
リニ | URL | 2014.12.14 16:44 | Edit
結果我整個周末的空閒時間都在寫狡宜文(艸)
雖然看了10 不過完全沒動力寫心得 真的是一點點也沒有
所以就放棄了(笑)

看完10總覺得我上面寫的推論都錯了呢
好像很多地方跟我想的不一樣… 上面問的問題 大概一直到二季完結都不會被解答吧。
不過看了阿翔的心得 就覺得妳想得很多方面都比我更深入
可見妳在看的時候 吐槽點一定比我更多wwwww

結果真的是,...跟阿翔說的一樣
東金根本沒想很多 只是因為是媽寶所以想染黑小朱。
我真的是沒看過比這更膚淺的設定了(笑)

&我覺得妳說到重點了 雖然東金美沙子就是西比拉的一員
但她所表現得一切 只像個腐敗的官員作為 完全不是維持100年和平的西比拉形象
到底為什麼西比拉可以容許這種劣質份子代表西比拉做這麼多決定?
導致維持100年的西比拉在一瞬間就要被鹿矛搞垮(快要。)
我個人覺得是因為西比拉眾腦都跑到劇場版了
不過果然還是因為腳本是某熊的關係(艸)

說是鄉土劇真是太經典了wwww
上次回朋友的噗也說過 我覺得看完10 已經可以預知自己對二期完結的感覺是什麼了
總之就是看著一群無聊的人 在做無聊的事
我對謎底沒有興趣 也對探索謎底的過程沒有過享受
套一句モモ友人說過的話
「地獄的季節指的就是PP2上映的2014年秋季吧。」
(原文在這裡
http://hakuchuumusora.blog.fc2.com/
覺得這句真是太中肯了。
有沒有誰來把這句轉告給腳本一下(笑)

阿翔可能還沒看10
不過東金跟狡嚙相像這一點的設定 在10終於又有所著墨了
果然東金還是被小朱打臉了wwwww看得讓我蠻高興的。

大概就是這樣… 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有動力再寫心得
不過一路和大家吐槽下來 幫PP辯駁 還是覺得很滿足
也許出國之後我們會找個半夜一起寫網誌來吐槽最終話wwwww
阿翔 | URL | 2014.12.14 21:30
文寫完會PO這兒嗎www好久沒看Lini的文~~

我剛打完10的網誌....
看完了妳朋友的文章後,對很多地方有了新的認知(例如全能者的悖論那邊)
但很可惜的沒有造成我對二期的改觀
畢竟就如她所說的,比起一期由劇情發展去帶出設定,二期更像是刻意在設定上做文章
讓人感覺二期很執著於一些流於表面的東西...
像我的9話網誌有網友留言跟我討論歌劇音樂的部分我覺得也是這樣
插入了那首歌,也許歌詞看起來可以搭上劇情,但那首歌的意境其實卻完全不一樣
也許思路清晰、有心去深度剖析二期的人可以挖出有深度的討論,就像妳朋友的網誌那樣
但對一般的廣大觀眾群而言,看到的就是沒什麼深度的復仇劇
如果這是其他動畫的一期,也許還OK,但因為是PP,所以跟觀眾心中的期待就不一樣了...

如果出國之後我們一起來寫網誌一定很有趣wwwwwww好想這麼做wwww
モモ | URL | 2014.12.15 00:36
剛好看到順便來幫自己澄清一下(大笑)
其實我完全沒有要幫二期說話的意思,
相反地,那些補充以及自身的看法只是在指出二期不僅劇情平板人物淺薄,
試圖引用理論(不管是這次的全能悖論或惡魔的證明)卻顯得錯誤百出自甩巴掌。
(我可能偶爾稍微會幫鹿矛或東金說一點話,但我基本上還是在罵他們&編劇們啦(大笑))

如果要說人家(熊谷)的壞話,我會想把要把他哪裡寫得不好、哪裡邏輯有漏洞或者結論不對,通通指出來。
我是秉持著這樣的心態來寫的。 所以總是很多字嗚嗚嗚嗚

看到#9 我覺得很喜歡的火燒厝最後竟然配上Nessun dorma的無限違和感,
簡直就讓我如同置身於地獄的季節。

リニ | URL | 2014.12.15 23:31 | Edit
已經po了.. 看了之後我覺得像是另一個人寫的
不過我也是要超脫出原本的人格才寫得出這種羞恥的東西(好意思
舒壓倒是真的蠻舒壓就是。

阿翔寫10的網誌竟然可以寫得這麼有趣真是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wwwwwww
“霜月也一如OP所示好像很忙可是沒人看懂她在忙什麼” ←wwwwwwwww超中肯的wwwww
因為她是未成年錄取 所以就應該要表現幼稚什麼的 我對這種沒創意的定見設定很反感
或者應該說有這設定也沒關係 但她也未免幼稚過頭了 讓人感覺在PP這種有深度的動畫中顯得很突兀
從純粹觀賞故事的角度來看 又只能說霜月的表現確實很沒用。
所以我對霜月的感覺 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浮浮的
覺得她表現出的不是真正的自己。所以也沒辦法好好正面評論她。

突兀的歌劇音樂那段…
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看出來那些被燒的動物就是人去做的投影(看了阿翔的網誌才知道)
因為看不懂 還倒轉回去看了三次 看完還是不知道那是啥
我只能說是我理解力出了問題 或想像力太差
因為這邊不懂
所以再配上那個音樂又更讓我不明所以了這樣。

老實說 對於9和10 我總覺得自己沒什麼立場和妳和モモ討論劇情Orz
因為我目前完全沒有想思考的動力 看完之後只想給他放水流(看的動力還是只有宜野#但宜野這兩集戲份也不多~
所以妳現在要是問我什麼劇情細節我應該都忘記了(爆)
畢竟現在回家很累的時候
我只有動力做有興趣的事

可能看完最終話會來仔細想一想二期整體的故事也不一定
等出國回來XD我們再來一起看看能發什麼網誌吧XDDD
リニ | URL | 2014.12.15 23:50 | Edit
確實是這樣呢
在說人家哪裡不好以前也要先講得出理由
而且我覺得越看到後面 就要越有耐心…
有耐心的繼續去看故事 然後發現果然還是難看 再把造成難看的原因仔細寫出來
光是這樣做就非常的耗費腦力了 還有動力也是個因素
總而言之我想說的是
從モモ可以花時間寫出這些文字 就能感受到モモ對PP的愛…
而且看了妳的文總是長知識v-398

我等著妳對火燒厝的心得www
阿翔 | URL | 2014.12.17 18:23
難怪我覺得看完了雖然長了很多知識得到了很多新觀點卻沒有對二期改觀
原來妳本來就是在婊二期XDDDDDD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關於作者:雜食。
有空寫寫心得,不定期更新。 女性向注意。

リニ

Author:リニ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CBOX
Precious Friends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visits
Free counters!
online
Plurk
月份存檔
QR code
QR
RSS Feeds
(*・ω・*)

堺市の税理士事務所
Perorine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