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SYCHO-PASS/狡宜》17歲的宜野座 前篇

感謝官方釋出狡嚙和宜野座以前是同學的設定。無法抑制地腦洞,於是用七個小時的時間寫完了這篇初稿。
中間有參考各種訊息,包含第21話有本對征陸和宜野座的看法(見官網)。

(這是在第12回廣播劇放送之前寫的,所以關於狡嚙和宜野座對未來出路的討論,還有青梅竹馬的設定都是本篇限定而已)

<捏造設定>
*學校是住宿制。
*雖然是男女合校,但迷戀宜野的人無性別差。
*兩人同班。


(故事中,請不要在意西比拉系統為何無法制裁對宜野有不正當幻想的人。這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為數量太多了。)



《17歲的宜野座》



  這個社會,由西比拉系統掌管著。

  這句話乍聽之下,就像是這個系統也具有人性一般,是個霸道的獨裁者。連襄著寶石的王冠都戴著似的。但事實上,那不過是座巨大的精密計算機而已,狡嚙心想。不帶感情的處理著這社會的一切繁瑣事務,取代了原本感情用事的政府。這或許才是世界該有的秩序維持者。

  狡嚙坐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自己的位置是靠窗的,可以看見窗外腥紅色的夕陽餘暉。血紅色的天空,彷彿能聞到一股腥味似的。狡嚙知道自己心中隱藏著類似暴力性的東西 – 而那概念投影在任何他眼目所及的事物之上。令他驚訝的是,這並沒有成為任何犯罪的動力,因此他的犯罪色相一直都是處於安全範圍的。

  但他很清楚,這股暴力般的蠢動,並不會永遠沉睡下去。這種隱藏在深處的可能性,總是讓他感到莫名的興奮。至少未來的人生、有著他完全無法預期的部分。

  桌上放著終端機。閃亮的螢幕、顯示著狡嚙那超群的模擬測驗成績。再過一年就是正式測驗了,但他並不擔心自己的成績。倒是配送學生到適合職位的西比拉系統,讓他感覺有些不安。

  他轉了轉手中的鉛筆,盯著那上面的橡皮擦看了一會兒。在這個時代已經無用的鉛筆,在他看來卻有著十足的美感。尤其是上頭附有橡皮的。

  西比拉系統。真有如此完美無缺的統治者嗎?不可能吧。但是,還不到想追究的程度; 畢竟這個系統也維持了日本長久的和平。挑戰這個社會的秩序,對他來說還是個有些遙遠的想法。

  「…狡嚙!」

  身後傳來某個男孩呼喚的聲音。狡嚙微笑了一下; 那獨特的細膩嗓音,就只有他了。

  站在教室門口、望著狡嚙的男孩,身材十分瘦削高挑,是個典型的17歲美少年。在短時間內拔高的身體,有著些許的不平衡感; 那總是微微蹙眉的細緻面孔,散發著介於稚氣與成熟之間的氣氛 – 但這些都不讓人覺得違和,反而將這年記的少年獨有的魅力、更加的渲染出來。這就是宜野座。讓全校的男孩為之瘋狂的宜野座。

  宜野座見狡嚙沒有回答,於是嘖了一聲,快步走向他,將兩個書包丟在他眼前的終端機上。

  「你做什麼啊,我在教師辦公室等你很久了。不是說回來拿個東西而已?」

  「……。」

  這要追溯到下午放學之後。狡嚙和宜野座背著書包,前往教師辦公室、送上全班的數學作業資料碟。正要走回宿舍時,狡嚙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說要回教室一趟,還特別交代宜野座在辦公室等他。你就坐著等我一會兒,他是這麼說的。

  沒想到一等就是三十分鐘。

  宜野座本來想中途去找狡嚙的,卻被數學老師一連問了好幾個成績上的問題。等到老師終於拍拍他的肩膀離去之後,看看手表,已經將近傍晚六點了。



  狡嚙抬起頭。宜野座正一臉不滿地瞪著他,鼻梁上戴著新買的眼鏡。

  眼鏡啊,狡嚙心想。這就是罪魁禍首。

  當然宜野座什麼也不知道。他不過是戴著昨天剛入手的眼鏡,前來上學罷了。不過這卻讓平時就很忙碌的狡嚙,在今天放學後更加疲於應付。

  全是想要攻陷宜野座的傢伙。用盡各種手段、想把宜野座拖進無人的理科教室、烹飪教室、保健室、體育室、倉庫、上鎖的廢棄教室、屋頂、甚至是教室講台下都有人埋伏著。

  如果是平常的日子,只要他和宜野座一起走回宿舍,基本是沒什麼問題的。但是今天,那些人飢渴的氣息、竟然連他都感到一股壓迫。到處都有人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緊盯著宜野座。感覺不妙的狡嚙,只好讓宜野座先去辦公室等著,自己去和這些人交涉。不先震懾一下他們,今後宜野座還是會暴露在各種危險中的。

  宜野座的無自覺,讓狡嚙有些生氣、卻又無法放任不管。他放棄似的嘆了口氣,將手中的鉛筆放下。

  「嘿,宜野。為什麼要突然戴眼鏡?」

  此時正嘟著嘴的宜野座,聽見這句話、表情緩和下來。

  (他終於問了啊。)

  「…這能有效的保護自己的犯罪色相不被汙染呢。我昨天去店裡仔細看了,這個框架和鏡片比起一般……」宜野座露出得意的笑容,在他前面的椅子上坐下,滔滔不絕地講起挑選眼鏡的細節; 同時掏出口袋裡的手帕、拿下眼鏡開始擦拭。

  狡嚙靜靜地望著他。此時的宜野座,一邊講著話,一邊低頭看著手中的眼鏡 – 漆黑柔軟的瀏海微微擺動,修長漂亮的睫毛低垂著。制服上衣一路整齊地扣到第一顆為止; 即使如此也掩不住那白皙的脖子,似乎一觸碰就會弄疼他的脆弱肌膚。狡嚙的視線移向宜野座的手; 那修長的手指、此時正靈活地上下摩娑布料。

  狡嚙平時對宜野座是沒有其它念頭的; 他不想放縱自己對朋友進行這類幻想。但此時的他、也不免對眼前的男孩感到心旌神搖。



  宜野座的新眼鏡,引起班上的男孩們一陣騷動。平時就已經散發著濃烈DT氣息的宜野座、竟然戴上了禁慾系的眼鏡。這簡直是犯罪,他們心想。這點狡嚙也不完全否認。

  班上的男孩們一面發出嘆息,一面私底下討論著宜野座的各種姿態; 當然是和性有關的,而且十分露骨。狡嚙並不是沒有聽到。只是一旦出聲阻止,宜野座自然會追問到底。不知為何,狡嚙並不想汙染宜野座那純潔如白紙般的心靈。也許這樣呵護著宜野座,帶給他一些成就感吧。

  就算要破壞,也要經由我的手來破壞。

  這個念頭讓狡嚙吃了一驚。他趕緊搖搖頭,試圖將這個想法拋諸腦後。

  但宜野座已經注意到了; 講到一半的句子彷彿飄在空中、忘了收尾似的。他抬起頭,「…怎麼回事,狡嚙?」

  「沒什麼。等一下準備回去了嗎?」

  「嗯…」宜野座重新戴上眼鏡,「給我吧...狡嚙...」

  「什麼?」給我?

  宜野座看著狡嚙的反應,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 「狡嚙,你今天有點奇怪呢?書包啊,給我。」





  兩人並肩走在校園的碎石道上。腳下喀啦喀啦的聲響,在寂靜的校園內顯得十分突兀。狡嚙不自覺地放輕了腳步。

  「吶,狡嚙。」

  「嗯?」

  「…我,之後還是想進入公安局工作。」

  聽見這句話,狡嚙微微轉頭看著宜野座。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宜野座露出苦笑,「想進入厚生省的話,確實有其他選擇的是吧…」他停下腳步,「但我從一開始,就只想成為監視官。」

  狡嚙閉口不語。

  他知道宜野座是個彆扭固執的人; 就算當面跟他說「你不適合」,宜野座還是會去當刑警吧。不過這並不是說宜野座沒有成為刑警的資格; 以他的成績來說是綽綽有餘的,只要西比拉系統斷定他有能力。但是宜野座的思考太過單純直接 – 連學校同學的犯罪氣息都無法察覺; 說來殘酷,他並不認為這樣的宜野座有當刑警的天份。

  「為什麼這麼堅持?」他開口問。雖然心裡多少有了答案。

  「你知道的,狡嚙。我只是想成為監視官而已。不為什麼。」語畢,宜野座猶豫了一下,然後繼續往前走。

  狡嚙望著宜野座的背影,心中湧現一股不可思議的感覺。

  父親墮落為執行官,帶給宜野座莫大的痛苦,但他還是想成為超越父親的存在。同時,那也是唯一能和父親見上面的工作。即使見面之時不一定是愉快的; 宜野座還是渴望著有朝一日,能向父親證明自己的能力。

  這些宜野座當然不會說出來。但不知為何,從那背影中能看出一切。雖然是纖瘦的身型,卻有著堅強的氣質。

  (我想成為刑警的事,也能跟宜野說吧。)

  狡嚙想著,一面快步跟了上去。





  隔天早晨,狡嚙在玄關一邊綁著鞋帶,一邊沉思著。現在的宜野座應該在宿舍大門口等著他; 一直以來都是一起走去教室的。

  想跟宜野座說說公安局的事情。從學校的網路資料庫調查了一些細節,現在的他們或許能做一些預備,提升被選中的機率。

  繫好鞋帶之後,狡嚙拿起書包、走出宿舍。是個有些陰鬱的早晨。天空被灰色的雨雲密佈著; 那沮喪的氣息、彷彿是在預視著什麼不好的事情。

  大門口看不見宜野座的身影。

  狡嚙皺了皺眉。一般來說宜野座總是比他先到的,從來沒有遲過片刻。

  他走回宿舍,到宜野座的房門前按了門鈴。

  三十秒過去了,沒有人應門。狡嚙拿出終端機,用手指掃著螢幕,想打給那也許睡過了頭的笨蛋…

  這時一陣驚恐掃過他的心頭。

  今天是輪到宜野座當值日生。

  「那個…笨蛋!!」

  他拔腿就跑。笨的也許是自己。為什麼會忘記了呢?宜野座當值日生的那幾天,總會提早出發到學校的。而自己也就順勢早起,和他一起走去教室。但他這次竟然忘了。宜野座也許是想,自己一個人也能走吧。

  「宜野!」狡嚙一面跑著,一面將制服襯衫的領帶鬆開。已經六月了,悶熱的空氣讓他微微出汗。但這究竟是被熱出的汗還是冷汗,他已經無從區別。一路上撞倒了幾個學生; 他們一臉困惑地看著狡嚙,面面相覷。現在距離遲到的時間還有整整半小時呢。

  拉開教室門,狡嚙急忙搜尋著宜野座的身影。班上比較早到的幾個同學,驚訝地看著狡嚙。

  「怎麼了,狡嚙?這麼慌張不像平常的你啊。」其中一個和狡嚙比較熟的男孩,開玩笑地問著。

  「有看到宜野座嗎?」

  「他不是都跟你一起來的嗎?」

  「他今天是值日生啊。」

  「呃,大家還在想為什麼今天沒看到值日生呢。原來是宜野座嗎?」

  「…糟糕!」

  狡嚙轉身就跑,一邊想著宜野座可能在什麼地方。太多了,學校裡能躲過系統追蹤的廢棄處。他拿出終端機,一面播了宜野座的號碼。

  「快接啊…笨蛋!」




  終端機躺在地板上,默默地震動著。

  「啊啊,宜野座同學。是狡嚙同學打來的呢。那孩子,臉長得也很不錯呢,就是太男孩子氣了點…」

  班上的數學老師姓佐藤。因為總是面帶甜甜的微笑,大家也戲稱他砂糖的佐藤。砂糖佐藤是個年約三十,生活沒什麼樂趣可言的數學老師。為什麼總是帶著笑容,也許是想佯裝自己過得很幸福吧。這種虛偽的一面,他已經視為自己的一部分; 若硬是要把那笑容剝離,恐怕只能連皮帶肉地把臉給扯下來。

  改不了的,他心想。既然這樣,我就活出能符合我笑容的生活。

  宜野座。從第一眼看見宜野那修長的身材,還有藏在制服之下也無法掩飾的細腰,佐藤就幾乎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了。他一直等待著適合的時機下手; 但總是有個叫狡嚙的孩子、在一旁礙手礙腳。那孩子的嗅覺異常敏銳,有他跟在宜野身邊,非常不好辦。本來昨天也想把宜野座直接帶走的,但基於狡嚙可能在回來時會起疑,在當下他還是忍住了。

  終於在今天早上,他從職員室的窗戶望見宜野座一個人踏進校園的身影。一股顫慄感竄遍他的全身。

...


  此時的宜野座,眼睛被矇住,口中塞了布條,兩手也被皮鞭捆在後頭,正在角落裡瑟縮著。早上他走出宿舍,等了狡嚙十分鐘之後,就決定獨自前往學校。雖然平安到達了學校,卻在經過教職員廁所時被襲擊。等他醒來時,已經全身無法動彈了。

  是誰綁架了自己呢?不是已經在學校了嗎?耳邊的聲音,究竟是誰的呢?

  聽不出來。

  「宜野座同學,你不用想知道我是誰。聲音變了,對嗎?對嗎?啊,等一下,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誰,所以也不知道我原來的聲音是什麼。無所謂。只要我能聽得見你真正的聲音就好了。」

  宜野座顫抖著,但沒有出聲。

  「你,發抖的樣子也很可愛呢…。不好意思,我沒有時間好好疼愛你,半小時之後我還有課。就讓我們直接開始吧。」

  有課?宜野座雖然被恐懼籠罩著,但還沒有到理智喪失的地步。所以攻擊自己的人是老師?是哪個老師呢?

  才想到這裡,就感覺那人逐漸走近自己。他不住地顫抖,想著自己父親、在他小時候曾經跟他說過,就算在西比拉系統之下,一般人也要學會防身術…

  這樣的人,為何沒有被系統制裁呢?

  佐藤在宜野座面前蹲了下來,大力扯開了那薄薄的學生襯衫。扣子飛散的一刻,他立即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性興奮。

  平時總幻想著的,那白襯衫底下的肌膚,現在毫無防備地展示在他眼前。天氣是炙熱的,教師研究室的空調不知怎的沒有啟動。宜野座白裡透紅的頸子已經開始出汗。

  他忍不住伸出舌頭,輕輕舔了那汗水。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宜野座身體一顫,同時發出一聲低吟。

  佐藤再也無法克制。他用顫抖的手將宜野座下身的皮帶解開,扯下學生西裝褲 -


  就在這時候,自己的頭部被什麼襲擊了。

...


  意識過來,自己正躺在地板上、看著泛黃的天花板。窗外蟬聲唧唧。


  (是誰?我被什麼攻擊了嗎?)

  才想到這裡,佐藤就發覺自己的身體正被使勁摸索著。那人似乎確定了什麼,然後猛力將佐藤翻轉過來。佐藤感覺自己的雙手喀地一聲被某樣東西給銬上了。究竟是什麼呢?無法想像的,冰冷如鋼鐵般的東西,牢牢扣住了自己的手腕。

  「你不要小看我了…老師。雖然不知道你是哪個老師。這個東西,你應該不知道吧…這是我父親送給我的禮物噢!老師大概忘記我還有父親這回事吧…」

  宜野座喘了口氣,「我一直帶在身上的。託老師的福,我現在頭痛得很…」

  原來是被宜野座撞頭了。自己真是太輕忽大意了; 似乎是欲望衝腦,竟然忘記他是刑警的兒子這件事。宜野座就算眼睛被矇著,也精準的給了他一記頭槌。這並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嘖,把我的衣服扯開,老師你到底想幹什麼?」

  (想幹什麼…?反諷嗎?)

  不過他已經無法想下去了。在這個瞬間,佐藤的後腦吃了一記手刀,又暈了過去。




  手刀是狡嚙補上的。

  在門敞開的一瞬間,他惶恐的發現自己害怕的事實、正發生在自己眼前。雖然加害人倒在地上,讓他有些困惑,但他還是一個箭步上前、對躺在地上的佐藤展開一擊。他對自己的手刀是很有自信的; 佐藤半天內是醒不過來的。

  就在這時候,他才注意到佐藤的雙手已經被手銬銬上了。

  「…宜野!」

  他轉身面向宜野座,然後上前扶住那薄弱的雙肩。

  那身體正微微發顫。宜野座的眼睛還是被蒙住的。

  「狡嚙?」

  宜野座小聲地喊了他的名字。嘴唇微微張開,唇瓣也在顫抖著。狡嚙感到一陣不忍。他趕緊將纏在宜野座頭上的布條解開。突然接觸到光線,宜野座瞇了瞇眼睛。那細長美麗的雙眼還是寫滿了恐懼。

  「沒想到竟然是佐藤,」狡嚙將宜野座汗濕的瀏海撥開,「我聽經過的女生說,砂糖佐藤有點鬼祟地拿著皮鞭在走廊上亂晃,所以就過來看了。對不起,解研究室的密碼花了一點時間。你…處理得很好啊。」

  宜野座吞了口口水,「…你,難道以為我只會仰賴其他人來救我…?狡嚙,我跟你…說…」

  講到這裡,淚水湧上了宜野座那深綠色的眼瞳。

  狡嚙此時才意識到宜野座不僅襯衫被扯開,連皮帶和西裝褲也是處於半敞開的狀態。在那個瞬間,他感到無法形容的怒氣梗住喉嚨。

  「佐藤他…對你做過了嗎?」

  「…做…做什麼?什麼意思…狡嚙…」宜野座哽咽著,用手把淚水拭去。

  「就是…」狡嚙咬著牙,考慮著是否應該說出口。

  算了,遲早要讓他知道的。

  「...佐藤,他有沒有侵犯你?」

  宜野用飽含淚水的雙眼望著狡嚙,現在吃驚的神情要比恐懼來得多。

  「他是男的啊,要怎麼強暴我,狡嚙?他只是把我的衣服扯開而已…趁他不注意,我把皮鞭掙脫,然後用平常用慣的攻擊放倒他…」

  狡嚙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總算安心了。宜野這個笨蛋,雖然在這方面很粗神經,但好歹也是智叔的小孩。他就是欣賞著宜野的這一點。雖然單純,卻也是按著自己的方式努力著,不會只期望他人的幫助。

  等等,好像漏了什麼。平常用慣的攻擊?

  「宜野,你之前就遇過這種事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就很容易遇到奇怪大叔的攻擊。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大概我的運氣特別差?總是吸引罪犯到我身邊。不過這樣也不錯,因為我之後是想當刑警啊...」宜野座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總之,小時候把最簡單的頭錘練起來了。」

  原來是這樣,狡嚙心想。的確,頭錘是智叔的拿手戲。宜野座不可能什麼都不會抵抗,而平安地走到高中時期。

  狡嚙把宜野座的肩膀再度握緊,認真地看著那無辜的雙眸。

  「宜野,你聽好了。男人是可以侵犯男人的。而且班上很多人都想侵犯你。甚至連老師都是…。」

  宜野座瞇了瞇眼,紅暈慢慢染上了雙頰,「等等,你說的我不懂。要怎麼侵犯?狡嚙,請你解釋一下。」

  「你…」狡嚙嘖了一聲,低下頭。無意中看見了宜野座白皙的胸膛,還有…粉紅色的乳頭。在汗水下微微起伏著。

  (宜野,真不是普通的棘手啊。用這種淚眼看著我,衣衫不整,然後問我男人是怎麼侵犯男人的。宜野,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與其交給其他男人,與其恐懼著宜野有一天被其他男人佔據,自己一直以來的保護功虧一簣…)

  「宜野,你真的想知道嗎?」

  「……當然。畢竟也是那些人攻擊我的理…」

  話還沒說完,自己的唇已經緊緊被對方封住了。

  (宜野的嘴唇…好柔軟。)

  在吃驚之下,宜野座動也不動,只是默默承受著狡嚙的吻。感覺沒有反抗,狡嚙輕輕含住了對方的下唇,迫使宜野張開了嘴巴。然後他緩緩將舌頭放入,輕柔地吻著宜野。

  宜野座感到身體發熱,卻和周遭的氣溫無關。那是一種由嘴唇擴散到下腹的炙熱感。

  「宜野…」狡嚙慢慢將嘴唇往下移,輕輕吻著那沾滿汗水的脖子,「...味道很好。」

  「啊…你…到底在做什麼?剛剛佐藤也舔了一樣的地方…」

  「什麼?!」

  狡嚙吃了一驚,急忙停了下來,「你說,他吻了你的脖子?」

  宜野座似乎還沉浸在剛剛的吻中,眼神十分迷濛,「是..啊。」

  (啊,真可惡。佐藤,你走著瞧。)

  狡嚙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來。

  「宜野,那傢伙的唾液還在你身上呢。可以的話...真想幫你洗乾淨。不過那要等一下…等這邊的情況處理好了再回去吧。」

  「你的解釋呢?你…」宜野座臉紅著撇開頭,「為什麼要從親吻開始解釋?」

  狡嚙愣了一下,才想到他是指同性間的親密接觸。宜野...還是什麼都不知道呢。自己要用身體來告訴他呢,還是用其他方式…?

  「今天回宿舍之後,我會告訴你...」

  「那麼,說好了,狡嚙。」

  「嗯。」


  這是會兌現的承諾嗎?狡嚙心想。看著眼前的宜野座、默默將西裝褲穿好,皮帶繫緊…

  「狡嚙,這皮帶都繫不緊呢。」宜野座一邊用力扯著皮帶,一邊抱怨著。




  (宜野座伸元,無意識誘惑。罪證確鑿,逮捕。)







<後記>

在PP裡面,最喜歡的宜野台詞就是,「請你解釋一下...

狡嚙,請你解釋一下男人是怎麼侵犯男人的

宜野超萌。無意識誘惑超萌。趁最終結局前,把這篇寫完了; 有點虎頭蛇尾不好意思。

希望看完結局之後不會沒心情回來翻這篇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linichien.blog.fc2.com/tb.php/115-48e3be95

Comment

哈囉某 | URL | 2013.03.21 09:41
我不懂,男人怎麼侵犯男人?狡嚙,請你示範一下!

宜野根本是害大家色相混濁的元兇吧
真的該逮捕起來監禁play

Lini的文筆好好///
我昨天回到家也畫了些塗鴉
不過都是沒打草稿的真·塗鴉呃…
只好用量來彌補了(艸)

宜野的萌屬性做個總結就是引人犯罪萌!!!
貓咪J | URL | 2013.03.22 00:30
呆萌的宜野太糟糕啦~><
無意識地做出一堆引人犯罪指數升高的色氣動作
還有大絕招頭磓也萌的很犯規xDD
Lini大的文筆很好啊,把宜野寫的讓人好想舔舔呀@p@(佐藤老師,我懂你(拍肩)

Lini | URL | 2013.03.22 07:01 | Edit
你也太好笑XDDDDDD
狡嚙示範一下是怎樣 我都寫不出這麼兇殘的台詞
還有監禁PLAY///可惡宜野好萌好萌超適合好想寫
但是
我不會寫華麗的エロ文啦(大哭
…之前嘗試寫都大失敗 後來看都想埋掉 埋掉自己還有作品
所以之後就有點逃避
都點到為止 之後自行想像(例如這篇。我自己看都不滿足(靠

大概不能永遠躲下去吧
只好多觀摩エロ文累積腦袋裡的資料庫

說是這樣 聽到你稱讚還是很高興wwww
謝謝////從以前我就很喜歡寫小說。然後同人是從去年秋天開始寫的,基本上就是放在blog發洩用,所以也沒什麼修飾和架構…大家看得開心就好XD


P.S. 你的塗鴉好棒///////不過我到底要怎麼稱呼你 哈囉某..? ←想問這問題很久了#
Lini | URL | 2013.03.22 07:32 | Edit
宜野哭哭超萌 可以在這篇寫一下這種感覺的宜野我覺得好幸福////
如果宜野在班上哭出來的話 大概全班會一擁而上吧包括我
所以我很佩服狡嚙呢w他就是個會克制自己的孩子~
但我很喜歡看這樣的狡嚙被宜野無意識誘惑死命掙扎的樣子
心理上根本宜野在S狡嚙ww

總之 宜野不管是當生理上的M或是心理上的天然S都超萌

只能說佐藤老師..你能舔到宜野的脖子就是超級幸運了啊啊啊啊 被銬手銬&頭錘攻擊也是(艸)
而且還和狡嚙間接接吻 (不知為何就發展成這樣了有點噁心
所以值得同情的佐藤老師也該滿足了w

最後謝謝//能讓看得人想舔我筆下的宜野真是讓我好感動啊QQ 就是有表達出我心中千分之一的宜野了QQ
哈囉某 | URL | 2013.03.22 09:08
工口多寫多看一定會進步的(爆)
雖然我也是爆發的時候才會畫/寫工口 XD

我也好羨慕佐藤老師啊啊啊
扒了宜野的衣服舔了宜野的脖子還被宜野頭鎚(M模式
但是和狡嚙間接接吻我爆笑了www

喔喔,取哈囉某這名字其實是為了掩人耳目(爆
Lini可以照噗浪上的名稱叫我阿翔(嬸可略)就好www
感謝妳稱讚我的塗鴉(掩面)
Lini | URL | 2013.03.22 21:41 | Edit
真的XDDDD現在想起來最後還被宜野銬上手銬完全是////////有多少人渴望被他銬手銬啊wwwww如果佐藤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應該會滿地鼻血吧就是個變態...作者也是(笑) 狡嚙當下就察覺到那是間接接吻所以馬上恢復理智w 佐藤老師真是太便宜他了(指

那麼以後請阿翔多多指教wwww
思律 | URL | 2013.03.23 22:28
宜野真的是太萌了!!!!眼鏡、扣到最上面的制服根本無意識地引人犯罪!!!!好想成為侵犯他的一員嗚嗚嗚QQQQQ
佐藤老師你會不會太好命了呢,居然可以舔到宜野,活該被打啦!!!!(狡嚙:吃我的手刀啦

很喜歡Lini寫得動畫心得,非常地詳細而且有個人想法,之前白看那麼多,這次終於忍不住留言了XD

宜野真的好萌好萌嚶嚶嚶(閉嘴#
Lini | URL | 2013.03.24 09:09 | Edit
這位朋友我真想跟你握個手www因為你講得太直接了讓我好感動
想成為侵犯他的一員嗎w我們一起前進吧(?!?!

扣子之所以扣到第一顆就是為了讓人好好扯開啊w
宜野座到底知不知道這是種暗示wwww
然後留言的人都有羨慕到佐藤是怎樣XDDDD ←寫的時候沒預料到
不過現在連我也(艸)
宜野快把我的手銬起來/////

謝謝你閱讀我的心得 還特地留言。幫喜歡的動畫寫心得很幸福//
不要說是白看啦! 我本來就是寫來分享的 才不會說我只是想發洩XDDDD
有留言對我來說是種鼓勵
以後有好看的原創動畫想追 我也會繼續寫的。

最後宜野真的萌爆美爆(痛哭
幸好最後一集夠我回味很久很久很久了
不然真的會覺得寂寞呢QQ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關於作者:雜食。
有空寫寫心得,不定期更新。 女性向注意。

リニ

Author:リニ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CBOX
Precious Friends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visits
Free counters!
online
Plurk
月份存檔
QR code
QR
RSS Feeds
(*・ω・*)

堺市の税理士事務所
Perorine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