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ans

- 南極座 -
MENU

《動漫推薦》糖果子彈- 直擊心臟的作品

本文前半篇是帶著愧疚(隔了這麼久才寫)&想推薦這部漫畫的心情,記錄下我是如何在兩年前開始看「糖果子彈」的。後半篇是劇情介紹+心得。還沒看過這部作品的話,以分界線作區隔,後半段的文章請忽略掉吧!

第一章彩圖  

糖果子彈》是我在2010年看完的作品。那是聖誕節前夕的某個深夜時分,我在宿舍看完了最後一頁。從心底感到無比的寒冷。

原本是由日本直木賞作家櫻庭一樹所創作的小說,之後由杉基イクラ改編成漫畫作品。這是我之後才知道的; 在看漫畫的時候,我一面震驚著角色口中的對白深度,一面讚嘆著故事的完整性。看完之後雖然感覺很不舒服,但卻是讓人怎麼也忘不了的特殊作品。故事創作者文筆一流,漫畫創作者畫功一流。所以在兩年後的今天,我還是決定為這部漫畫寫一篇文。

當初會接觸到這部作品,是之前在動漫展買了一本日文的月刊。裡面剛好就在連載這部作品。 

仔細地一頁頁翻下去。我馬上就被畫風吸引了- 細緻的筆觸還有美麗的身材比例,骨架,各種動作也畫得很自然流暢。是個畫功高強的作者。尤其是宅在家裡的美少年哥哥

房間  
   
宅哥哥 
  
歡迎回家 
臉好漂亮啊!!!


不過日文看不太懂,再加上故事是從中間開始…..雖然哥哥的設定和臉蛋非常吸引我,無奈只能放棄了。然後這部漫畫漸漸被我遺忘了。過了數年。

我意外在網路上看到熟悉畫面!驚愕之下,才知道那部漫畫早就已經連載完畢且翻成中文,譯名是「糖果子彈」。二話不說馬上開始看。

看完之後,只能啞然以對。

顯然故事之中想啟示些什麼,想傳達些什麼 – 所有都在腦子裡混亂的纏在一起了。閱讀完畢之後有種窒息般的壓迫感。因此正式心得什麼的根本寫不出來。那一天,我帶著沉重的感覺入睡了。潛意識裡逃避著回憶劇情,所以在那之後,我再度逐漸淡忘了這部作品。


直到今天我在日記中翻到當天的速寫,才想起我還沒有為這篇漫畫寫下點什麼。現在想想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多麼好的一部作品(雖然是暗黑漫畫)。 而且我應該早點寫的!


所以今天就坐下來把這件事做了。以下是劇情介紹+心得混雜,強烈建議先看過小說or漫畫再回來看!




砂糖果子  


又是藻屑使盡全力打出的,過甜的糖果子彈。


有發現嗎?山田渚和海野藻屑的名字,其實是互相呼應的。


山田渚是個追求擊出「實彈」的13歲少女。所謂實彈,意味著打破現實的力量。父親早年因漁船翻覆而去世,家裡只靠著母親微薄的收入勉強維持。唯一個美少年哥哥- 山田友彥- 又是個沉浸於魔法與虛幻國度的宅男(但渚覺得友彥是「貴族」,被渚和媽媽養著的貴族。每天只從事自己的興趣)

渚: 哥哥很漂亮,為人溫柔,頭腦好的驚人,同時也無能的驚人。哥哥是現代的貴族。


從神的視點看世界的哥哥!
視點 


渚默默承認「喜歡照顧哥哥」這一點,給我難以言喻的感覺。喜歡照顧兔子也喜歡照顧哥哥。言下之意,哥哥在家裡是被養著的貴族,就像學校裡的兔子一樣。
 
山田渚是飼育股長。這句話很微妙。
也喜歡照顧哥哥呢 


我也非常喜歡渚和哥哥平時的互動。
我和哥哥 

畢業後的志願是進入自衛隊。看到這裡我真的覺得,這不是一部普通的漫畫。女主角畢業想進入自衛隊?長這麼可愛的雙馬尾小蘿莉?是說外表和思想真的是極度反差啊! 
實彈 



這樣平淡的生活開始出現變化,起因於一個剛轉學來的美麗女孩- 海野藻屑。由於女孩的父親是名人「海野雅愛」,在班上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 

海野藻屑。

還真是離譜的名字! 」 
渚: 這傢伙的父母是瘋子嗎?

之後海野的自我介紹更是驚人。

「我,其實是人魚喔!」

因為是漫畫,我還認真的想,她該不會真的是人魚吧!後來我發現,這是一部現實到不能再現實的漫畫。從那時候起我不再對漫畫有偏見了

原本不想和藻屑扯上關係的渚,卻因為被誤會作弄了藻屑,而和她有了第一次交集。
海野藻屑跌倒在地上,對山田渚的第一句話:「去死吧」。
原來這是她的口頭禪。

我個人感覺這句口頭禪是來自於她的父親。長期被虐待的她,也許這句話聽最多遍了吧。海野的第一句話,就透露了自己不尋常的成長背景。

同學發現了藻屑所用的各種隨身物品,都是價格不菲的名牌。

但其實,藻屑即使是班上同學裡家境最富裕的,卻是處境最不幸的少女。在日本社會裡這樣的組合並不罕見。作者在這裡再度給了一個強烈諷刺。


渚回家之後,向哥哥抱怨自己班上轉來了一個說謊的少女。而且這個少女還纏著她不放。


友彥:  渚,你必須更會享受謊言的樂趣才行。


渚的哥哥友彥,看似是一個沒用的家裡蹲,但其實在這部作品裡扮演了最冷靜的第三者角色。因為超脫現實,而能看清現實。 藻屑是否是因為說謊而說謊?還是出自於無心的說謊?那謊言是為了什麼而成立?在這裡一切都還未明瞭。友彥將這一點看的很清楚;他心裡知道,在還不知道謊言的存在理由前,任何武斷的評論都是不明智的。

之後,渚在幫媽媽跑腿買菜的時候,遇見了正在尋找賣「柴刀」的地方的藻屑。

在這裡看見強烈的對比。
渚是買小黃瓜,番茄,雞蛋等等,正常家庭晚餐材料。
而藻屑買的是「爸爸分屍需要的柴刀」。


藻屑: 「我,最愛我父親了。」
「愛,真是讓人絕望。」



這時渚尚未察覺藻屑的不對勁是來自於哪裡。這兩句話從她口中說出,在加上她的表情,讓人不自覺地被打動。她說的話,究竟哪一部分是真話,哪一部分又是謊言呢?
在這裡也不能怪渚感到迷惑了。因為就連藻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說的話哪些是屬於現實,哪些又是屬於自己的幻想。被虐待長大而性格扭曲的孩子,常常有這種症狀。


班裡渚暗戀的對象,花明島正太,約了自己有好感的藻屑(順便邀了渚)去看電影。三人一起搭公車。
下公車時才知道原來藻屑一隻腳有殘疾,且左耳聽不見。這全是因為被父親虐待的結果。
電影裡出現了被關在電梯裡的情節。藻屑再度對渚說出自己的幻想:

「因為我是人魚嘛,可以化為細小的泡沫,從縫隙出去。」

海野藉由想像「自己是人魚」來逃避正在被所愛的父親虐待的現實。而這不是單純的想像。海野是毫不懷疑地相信著自己是人魚; 唯有如此才能維持著對現實生活的態度,維持著對朋友的笑容,也維持著自己繼續跟從父親的信念。

山田和海野的爭執,在電影結束後持續著。

我說我能消失!」

「不,你不能。」

「我可以!」

「那你消失給我看吧」

沉默。

「好啊。」

「我會從我的家哩,消失無蹤。」

為了向渚證明自己能夠消失,三個人第一次來到了藻屑的家門口。 
 
「三十分鐘後,在公車站牌等我。」藻屑向渚耳語。

在藻屑進門之後,過了一會兒,山田和花明不請自入地踏進海野家大門。
在海野的家裡,到處都找不到海野。只聞到了市場的腐肉腥味,還看見了浴室裡的柴刀。兩個人背脊發涼,帶著莫名的心情離開了海野家。花明在這裡先回家了。
在三十分鐘後,藻屑確實出現在了公車站牌。渚驚訝之餘,也向藻屑表明了心中的想法。

對於藻屑自稱人魚的說法,渚已經到達了忍受的極限。 
 
「我才不要這種滿口謊言的朋友。」

「不,不是謊言,不是謊言喔!」

藻屑的淚水已經在眼中打轉。潛意識裡知道,一旦自己面對了現實,一旦朋友堅持拆穿謊言,那麼她就會崩潰。

藻屑,已經知道自己某一天會被父親給殺害吧。父親的成名曲「人魚之骨」-之所以看的見骨頭,是因為父親把相遇的人魚殺害了作成生魚片- 藻屑想必很清楚第三段歌詞的含意。即使如此,仍然堅定的相信著自己是人魚。也對將來的死有心理準備(去買柴刀時,泰然自若)。

「那麼,被你爸爸分屍的屍體在哪?」 
 

渚半信半疑地追問。藻屑自稱家裡的狗「波奇」意外被爸爸殺死,那時候自己出去買的柴刀就是幫爸爸買的,為了分屍。

為了證實自己的話,藻屑帶著渚去了蜷山- 她和爸爸為狗埋葬的地點。

結果真的在山裡,找到了被父親分屍的狗的墳墓。山田心中的衝擊可想而知。

衝擊 


「海野為了我,射出了不錯的子彈。」
 

自己射出的實彈一發都沒擊中,但藻屑擊出的糖果子彈,卻再一次命中紅心- 渚已經越來越陷入藻屑的世界。她已經明瞭藻屑父親是虐待狂的事實,也知道藻屑所說的一切,並不單純地只是謊話。

渚: 在蜷山發生的事,我到現在仍記憶如新。那一天,我第一次了解到,海野藻屑,是個比我還要不幸的孩子。 

回到家,友彥向渚說明了藻屑在家裡消失所用的手法。

藻屑知道了自己的伎倆被看穿,笑著說:

「山田渚,跟你的哥哥說,下次一定不會讓他解開的- 我會完全地成為泡沫喔!」

藻屑究竟是已經預見了自己的死亡,還是單純的不服輸而已?



之後,學校兔子被殘酷擊殺。
到底是誰殺了兔子?



夜晚的海邊。渚看見滿身是瘀青傷痕的藻屑。 

「這個,不是受傷喔。

「是汙染。」

藻屑把自己看作人魚。因為污染,而在人魚的皮膚上留下痕跡。這個,不是傷痕,是汙染。海野這樣說服了自己: 父親沒有罪。
這時候渚終於明瞭了。藻屑不是說謊; 她只是將自己深信的幻想說出來而已。

「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

然後,在還手帕到海野家時,意外聽見藻屑正在被虐待的哀求聲。
渚想起藻屑之前所講…愛,真讓人絕望哪。

本來想打出實彈的渚,最後卻被糖果子彈擊得不堪入目,黏答答的砂糖覆滿全身- 渚袒護藻屑,因而和班上以前得好友們決裂。

「我的這把爛槍,被糖果給堵住了槍口。」




最後,來到了十月三號。海野曾經預言過會有暴風雨的發生。當天,花明島發現了海野被虐待的事實。

「海野,妳真髒呢」

聽見這句話的海野一瞬間發狂了- 「那麼,就一起變髒吧!」

拿起學校得掃帚就抽打起花明島。不知為何,花明島沒有反抗地,讓掃帚在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花明島正太很痛苦……但不知為何,露出恍惚歡於的神情。」 
 
是因為和喜歡的人一樣,身上都有了傷痕吧。

那是藻屑第一次擊出實彈,也是最後一次。花明島從純潔中徹底被拖出來了,拖向另一個世界。而渚短暫的初戀,也在那一天結束了。渚和藻屑徹底的接收了彼此。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就在當天,如藻屑所說,暴風雨來臨。那也成了渚最後一次看藻屑的情景。
就某種層面來講,暴風雨的來臨也許不是巧合。

藻屑讓渚在自己家樓下等她。過了一小時,就在渚開始焦急的時候,她看見了藻屑的父親拖著一個行李箱出門- 臉上帶著淚痕。

渚覺得奇怪,於是擅自推開沒有上鎖的大門。遍尋不著藻屑之際,她在浴室發現了柴刀以及遍滿各處的水漬- 似乎才剛被沖洗過。

渚慌張起來。就在那時,海野雅愛忽然現身(老實說,我有點被嚇到)。渚想起哥哥曾經提過的殺人犯益智問答,於是問了海野雅愛。而他說出了正解。渚因此知道了藻屑非常可能已經被自己的父親給親手殺害了。

「你……你把藻屑怎麼了?」

「我把她化為泡沫了」
海野雅愛終於說出實話。垂著淚,說出他心裡所相信的事實。



回到家,渚瘋狂地哀求家人報警。但是沒人相信她,除了- 友彥。最後,看似關在自己的象牙塔的貴族,再一次冷靜地看出自己妹妹並沒有說謊。已經三年足不出戶的友彥,為了妹妹,束起頭髮穿上球鞋,陪她去尋找藻屑。
理解 


最後,友彥和渚在蜷山發現了已被殺害的藻屑遺體。藻屑並沒有成為人魚; 在現實中,被虐待至今的藻屑,最後死於自己父親手裡。

在經歷過這件事之後,友彥終於再次走入現實世界。
他已經沒辦法冷靜觀察周遭得一切,必須再次接觸到現實中的各種事物,才能正常思考。


渚: 無論怎麼喝,都無法抑制內心的乾渴。 
      啊啊......這就是.....海野.藻屑的真面目吧。
哀悼



渚流下哀傷的淚水,終於明白藻屑為何一直喝著礦泉水。

新聞播出之後,渚以前的好友們於是知道,為什麼渚之前會一直袒護藻屑了。雖然,誤會冰釋,但藻屑再也不可能回來了。

那個跛著腳,滿身瘀青,隨身帶著礦泉水的女孩。 
 







「無論是誰,每個人,都曾是與世界戰鬥的小戰士。在平坦的戰場上,我們想辦法生存下來。」


這部作品很深刻地描寫了「被虐待的孩子」的心理狀態。
無條件的愛著父母,認為父母無論做什麼都是正確的。錯的是自己。為了將自己和別人同化,而捏造了謊言掩蓋被虐待的事實。這樣的謊言無形中也漸漸說服自己,於是幻想在自己心中成為了真實。

這樣的幻想,無異於逃避現實。因此,孩子們繼續受到虐待,在無人幫助的情況下,最極端的狀態便是- 親手被最愛的人殺死。

藻屑這個角色,正是代表了這樣的案例。然而現實卻常常更加淒慘,這是我們不能忘記的。作者提醒了所有讀者,在日本社會中,虐待事件可能發生在各樣的家庭。惟有停止社會冷漠,被虐待的孩子才有被發現、被救助的可能。

之前也提過了,這是現實到不能再現實的作品。作品看了讓人心裡不舒服,可以不看。但現實中,可不能因為「不想」而撇頭不理會那些求救的聲音。我想作畫者也不一定喜歡畫這樣的故事吧; 但如果能因為這樣的故事,而讓多一點人關注社會上被忽略的虐待事件,那麼哪怕只是多挽救一條生命也好,她也要畫出來。

就是這麼樣的一部作品。 
 
砂糖丸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 Comments

Amilus says...""
剛看完這本漫畫

你寫的真好
2016.06.27 13:27 | URL | #- [edit]
リニ says..."Re: Amilus"
謝謝//
放在blog上 即使過了這麼久也是有人能看到呢
覺得很高興。
2016.07.05 22:3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inichien.blog.fc2.com/tb.php/10-83232e3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